疫情刺激线上医药发展 传统零售药店面临困境

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药店数量达到52.4万家,其中零售连锁企业门店达到29万家,连锁率55.3%。近10年来,我国连锁药店数量整体呈增长态势,同时药店连锁率也在逐渐提升。伴随着绝对数量的增加,药店平均服务人口的下滑趋势明显,市场竞争愈发激烈。

传统零售药店面临的另一个压力,来自互联网零售的挑战,随着新版药品管理法等法规出台,网售处方药松绑,零售药店的市场空间被进一步压缩。此外。在疫情刺激下,药品零售行业的大环境也在发生变化。

在过去大半年里,疫情导致医药电商业务量剧增,互联网问诊及购药需求被激活,即使部分老年人在疫情期间也开始接触医药电商。在分级诊疗的逐步落地及网售处方药有条件放开背景下,传统药店的客流受到进一步冲击。未来线下传统药店该如何“破局”?

疫情刺激线上医药发展

相关数据显示,在今年初疫情高峰期,医药电商业务量剧增。1月20~27日,京东大药房感冒灵颗粒、板蓝根等感冒退热药销售量同比增长5.5倍。1月20~29日,阿里健康平台线上交易数据也达到高峰。而2019年同期,这一阶段却是低谷。数据显示,高峰时期阿里健康平台日均交易额达到1.25亿元,相较于疫情暴发前的2519万元,日均交易额涨幅达到396.8%。

疫情期间的数据,仅仅是近年来互联网医药零售与线下药店竞争状态的表现之一。

中康资讯副总裁李俊国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互联网企业进军医药零售,很早就开始了,只不过之前一直进不来,或者说是进来之后规模做不大。原因在于网售处方药之前没有放开,成为让互联网企业无法大展拳脚的核心障碍之一;同时,医保网上支付打通的问题也限制了互联网医药零售发展。“这两方面如果不放开的话,其实所谓的互联网电商在医药板块就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可言。现在这两个政策先后取得了突破,接下来就是要看政策放开的程度有多大,速度多快。暂时还不明晰,但是主流观点认为全面放开是必然,而且不会拖很久。”

李俊国还告诉记者:“互联网企业进军医药零售这件事不能孤立地去看,因为互联网巨头的布局也不仅仅只盯着药品零售,其实是一个从医到药的大健康产业布局。从某个角度来讲,就像当年SARS催生了电商加速一样,现在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对线上医疗和购药起到了极大的刺激作用。只要疫情没有平复,其中的消费机会肯定是利好互联网医药电商的。”

传统零售药店面临困境

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2019年我国药店数量达到52.4万家,其中连锁药店占比为55.3%。近10年来,我国药店数量整体呈增长趋势,同时连锁药店占比也在逐渐提升,从2010年的34.3%提升到2019年的55.3%。与之同时,平均药店服务人口数量却在下滑。国家药监局披露,2010年平均药店服务人口为3360人,2019年这个数字下降至2672人。药店数量趋于饱和,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

2018年,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曾公开表示:“药店行业的好日子到头了”。谢子龙当时称,这意味着行业会进入重新洗牌的阶段。“2019年,行业销售规模同比增速放缓,店均服务人数降低。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内生动力增长的话,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对此观点,李俊国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之前所谓传统药店“躺赢”的时期,是因为此前传统药店在最早期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便利性与可及性的问题,一个是药价的问题。在解决了这两个问题的前提下,传统药店迎来了一段长时间的黄金发展期。

“最早的医药流通市场是计划经济三级调拨体制,基本都是国营药店,而且网点又特别少,服务也不一定好。在这种情况下,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民众富裕了,购药的需求是在不断增加的,所以那个时候只要拿到证开了店就肯定有钱赚,而且赚得很多。”李俊国称,“第二个阶段是2003年,兴起的平价药房运动打破了医疗机构对药品价格的垄断,平价药房的药价是比医院便宜的,那个时候真正出现了所谓的处方之争。”

目前,传统药房拥有的便利性与低价优势正在逐个被颠覆。在当前药品零售市场已出现饱和、药品供大于求的背景下,传统的药品零售生意逻辑正遭受挑战。

李俊国告诉记者,目前传统零售药店的便利性已被击穿,一方面零售门店已很多,另一方面线上平台也成为药品供应渠道,所以药店以往的便利性不具备任何优势了。而在价格优势方面,李俊国称,带量采购彻底改变了定价标准,传统药店失去了以往的低价优势。

行业重新洗牌不可避免

在药品线上线下供应趋于饱和,药品供大于求的前提下,仅仅将卖出药品作为唯一目的的传统药店商业逻辑正在遭受挑战。

如何在药品销售收入外寻找新的成长价值,增加药店服务的附加收入?此前益丰大药房董事长高毅表示,行业未来的深度价值在于“基于大数据提供智能化的服务”“更专业更温暖的人工服务”,将这两者结合才会有未来的生存之道。

李俊国向记者说,未来以药品销售为主的传统药店形态将难以存续,向健康终端服务转型势在必行,以慢病和预防为切入点,从单纯药品交易转向医疗服务。按照这个预想,未来药店将成为融合自我保健体验终端、健康生活方式链接枢纽、日常健康教育专业场所与慢病管理服务中心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健康服务终端。

“早期电商平台的兴起,对线下药店的冲击不算太大,但是现在以上说到的压力都传导到了药店这块,让从业公司觉得挑战已经非常大了,所以转型不再是停留在口头,而是已经真的开始行动了。但是向慢病管理转型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首先需要政策的支持,比如现在门店给消费者测血糖其实是违法的,还有一些民众信任度的问题,此外还考验药店的专业能力。”李俊国表示。

转型过程中,行业重新洗牌不可避免。李俊国称:“从目前零售药店提供的服务水平来讲,其实本质上大型连锁药房和单体药房提供的服务没有区别,只是规模不一样。所以在这个赛道上,究竟什么类型的药店会最终胜出不好说,要看谁先转型,具体实施能力如何。”

“在这个过程中会淘汰很多门店,因为一个作为健康服务终端的药店有它自己的服务半径,可能在一个门店背后还有一个20、30人的服务团队,有线上服务、上门服务、配送服务,可以把周围几公里半径的需求都覆盖。那一条街上就不需要有8家10家药店了。另外互联网企业也会向线下发展,也会建立一些线下的网店,占据市场份额,未来会是这样的一种交融。所以未来究竟谁能胜出还不好说。”他认为。

随着人口老龄化到来,慢病人群将大幅度增长,慢病年轻化也会带来相关服务需求的上升。其次,消费者对健康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预防保健观念的重要性正在消费端逐渐凸显。而人工智能与互联网在技术上也让传统药店的转型拥有了技术基础。对于线下药店来说,在新赛道的竞争既是风口,更是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