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向“钱”看,娱美德更应向前看

原标题:相比向“钱”看,娱美德更应向前看 来源:游戏智库

《热血传奇》在80、90后的玩家群体中,是特殊的存在。这款由盛大游戏(盛趣游戏前身)于2001年推出的MMORPG游戏,已绝非是一款单纯的游戏。就像游戏的名字一样,它在中国创造了诸多网游历史上的“传奇”,成为了两代人不可磨灭的青春记忆。

《热血传奇》之所以能被衔刻在中国游戏史上,在于从2001年到现在,它带动了国内MMORPG与动作角色扮演(ARPG)等品类的发展,为早期中国游戏产业奠定了一定基础。

据伽马数据《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收入前100的移动游戏中,动作角色扮演类游戏收入占比最高,达32.4%。该品类能具备如此高的商业价值,《热血传奇》也有一份功劳。

时至今日,动作角色扮演不只是市场中最赚钱的品类,同时是众多成熟玩家的心灵归宿。

只可惜,在市场一片欣欣向荣中,仍潜藏着不安定因素。

娱美德的啃老之路

2000年,Actoz Soft(以下简称亚拓士)推出了一款名为《Legend of Mir2》的产品,但在韩国本土,《Legend of Mir2》市场的表现不及预期,亚拓士也开始为其另寻出路。

2001年,盛大游戏以30万美元的价格从的手中取得了《Legend of Mir2》的中国代理权,并将其更名为《热血传奇》。有媒体报道称,2002年,《热血传奇》创造了同时在线人数65万,注册用户超6000万,付费用户高达600万的骄人成绩,而当时中国互联网用户也仅仅超过6000万。据中国网络信息中心数据,当年中国网民总量在5800万左右。

可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业价值的扩大却促成了争端的出现。

韩国本土,亚拓士放弃《Legend of Mir2》一事遭到了当时研发组组长朴关浩的不满,恰逢当时韩国游戏市场迎来创业潮,朴关浩便携其团队出走,创立了Wemade(以下简称娱美德)。

随着《热血传奇》收入的持续走高,亚拓士联合娱美德发表联合公告,声称“由于盛大网络连续两个月拖延支付分成费,终止与盛大网络就《Legend of Mir2》网络游戏的授权协议。”2003年7月,盛大则在新加坡向国际商会正式提起仲裁申请,要求亚拓士及娱美德承担因其违约给盛大造成的一切损失。

2003年8月13日,双方秘密和解,亚拓士同意盛大续约2年,条件是代理费涨至400万美元,并向亚拓士支付30%的游戏分成。此事若以现在的视角去看,未免有“碰瓷”之嫌。但争端也由此引发,案件结束后,亚拓士与娱美德在分成占比方面引发争执,即便2004年韩国法院将《Legend of Mir2》的海外主导权判予亚拓士,但随着《热血传奇》在中国市场的商业价值水涨船高,觊觎利益的娱美德仍旧以自己的名义对外授权,同时通过各种诉讼,追究盛大、亚拓士及厂商们的侵权行为,以此获取利润。

2009年成功上市后,娱美德公开了公司财务数据,产品授权为其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它也确实凭借“版权保护”的名义狠赚了一笔。比如2018年,娱美德全年的销售额为1271亿韩元(人民币7.65亿元),而IP许可授权额就占717亿韩元(人民币4.3亿元),占其总收入的56.41%。

毫无贡献却坐享其成

随着现行法律的完善,近些年娱美德也开始在诉讼方面频繁“碰壁”。

2019年10月,世纪华通(12.890, 0.26, 2.06%)发布公告称,针对盛趣游戏与亚拓士的续约事件,韩国地方法院判决娱美德败诉,认定亚拓士与蓝沙信息(世纪华通子公司)签订的《Legend of Mir2》《续展协议》有效。随后,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三七互娱(29.960, -0.49, -1.61%)《屠龙破晓》未构成侵权。

12月18日,世纪华通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诉前行为保全获法院支持及提起相关诉讼的公告》。其中披露,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 IP 公司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Legend of Mir2》改编权授权。而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也认定《Legend of Mir2》游戏软件《续展协议》有效。此前备受关注的《热血传奇》商标归属权案,也终以世纪华通的胜诉而告终。

当然,即便在诉讼方面屡遭败势,娱美德也一定会提出复议。但诸多的诉讼失败,也揭示了法院在此项问题上思量方式的改变,毕竟关于此种风格的角色扮演类游戏在国内市场的发展上,娱美德的索取远比付出要多得多。

资料显示,从2003年底开始,娱美德运营的《Legend of Mir2》的更新节奏就已经放缓。2003-2007年,《Legend of Mir2》共进行了4次的大版本更新,多为延伸等级,更新地图,大成本的营销和衍生内容几乎没有。

纵观国内市场,近十年间,为了使此种风格的角色扮演类游戏更好的适应新时代的需求,同时打破同质化,国内厂商们不断用自己的创新为其添砖加瓦,使其在手游时代爆发出更高的商业价值。

反观娱美德则始终在“反向发力”。近几年,娱美德隐瞒盛趣游戏的独占性授权合同之约定、不顾共同著作权人亚拓士公司的反对,在国内对几十家游戏企业取得授权的传奇游戏单方面提起法律诉讼。

娱美德的一系列碰瓷行为对中国市场发展造成了极大损害。娱美德忽视版权纠纷,利用新代理商来证明自己拥有“热血传奇”IP所有权,其结果就造成了“找我授权我就坑你,不找我授权我就告你”的窘境,很多厂商得到的结果就是项目搁置,资金打水漂。不少拿了争议版权的中小型公司,还因其面临破产。甚至有媒体将此种行为称之为诈骗,确实,娱美德宛如一个坐享其成的文化殖民。

一再“啃老”的背后,是无路可走

公开资料显示,娱美德2018年全年销售额为1271亿韩元(人民币约为7.65亿元),同比增长16%;营业利润为负362亿韩元(人民币约为2.18亿元),净亏损高达485亿韩元(人民币约为2.92亿元)。这其中,第四季度销售额为324亿韩元(人民币约为1.95亿元),而超过56%的营收来自IP许可授权。此现象到2019年仍未见好转,加之其旗下手游在海外上市时的营销费用增加,娱美德再次面临亏损。

游戏产品方面,即便是现在,娱美德也没有试水其他品类的实力,其营收、业务扩展以及战略布局都是围绕角色扮演品类来展开,营收手段十分单一。此前娱美德尝试扩张海外失利,而《传奇3》在引爆市场之后又迎来迅速萎缩,致使其整体收入缩紧。

2019年,娱美德计划以《伊卡洛斯M》日本版为运营基底,把《伊卡洛斯M》推向中国、东南亚等海外地区。不过这款产品在日本的运营情况不尽如人意,在2月24日位列iOS畅销榜第95位后,《伊卡洛斯M》就迎来了名次的剧烈滑坡,迄今在1000名上下徘徊,而推向其他市场也没了动静。

《伊卡洛斯M》日本市场近一年畅销趋势

此外,娱美德曾宣布将要推出三款产品,分别是准备于2019年上线的《传奇4》,以及《传奇M》和《传奇W》,在2019年8月的时候,娱美德又将三款产品以“Mir Trilogy”这一品牌形象放出,但也仅此而已。截止至今,三款产品也没有过多消息漏出,2020年能否与玩家见面也是未知数。

另一方面则是依靠版权殖民成功盈利后的贪得无厌。倘若细致的观察娱美德一系列的生存过往,对于合作伙伴开展版权殖民似乎已是稀松平常。

2019年,恺英网络(2.850, 0.05, 1.79%)(维权)的子公司浙江九翎与娱美德签订了相关授权合同,后续却被娱美德在仲裁程序中提出76.62亿元的恶意索赔。

此事源于几年前,2017年11月22日,娱美德与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签署《热血传奇HTML5游戏许可协议》。于2018年4月10日,授予其HTML5移动游戏“龙城战歌”发行和运营权利,并签署《授权证明书》。在取得授权后,恺英网络因版权纠纷转而与盛大达成合作。随后,娱美德就以浙江九翎未能根据《许可协议》的约定支付最低保证金的形式申请仲裁。随时间推移,今年12月娱美德主张,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76.62亿元。

归根到底,正是娱美德自身业务发展不力,造血功能持续弱化,才落得通过“版权殖民”取得的资金过活的下场。不过想要在游戏行业立足,产品仍旧是最重要的,娱美德应该多用心在游戏的开发上,少向钱看,多向前看,否则自己的日子会愈发难过。

结语:

关于版权保护,人民日报曾表示:“我们尊重著作权,不意味着要纵容不合规的经营方式。我们指摘经营方式的瑕疵,更不能走到另一个极端,损害保护知识产权的社会共识”。保护版权不假,但要取之有道,不过此事或将在不久迎来结局。2019年10月,国民传奇产业联盟成立,希望从玩家的角度、从产业的角度将此风格的角色扮演类产品发扬光大,赋予它新的生命力,助力相关游戏的开发运营,为知识产权合法性提供有力的支持与维护,可以预见,娱美德的版权殖民很快将休矣。